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产品动态 >

北京废旧电池回收后堆积近十年未处理(图)

 时间:2019-04-06 11:19

  观察动机 近日,成都电池堆积的问题引起媒体关注,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存在相同的问题。1998年起,北京市实施电池回收利用。但记者了解,从2004年起,北京市集中回收的废旧电池一直沉睡在安定卫生填埋场,并未得到处理。截至现在,全市唯一的电池回收机构——安定卫生填埋场的电池库已经堆积了1000多吨废旧电池。同时,从北京市各处回收的废旧电池还在源源不断地运来。

  7月16日上午9点,一辆废旧电池回收车又准时出现在西城区大乘巷教委家属宿舍的门口。自2002年实施电池集中回收至今,大乘巷居民已经坚持电池分类回收10余年。小区70多岁的李大爷说,电池回收利用,对环境更好,所以我们每次都尽量把电池丢在电池桶里。

  但事实可能会令他们失望。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毛达,从2007年开始关注北京市废旧电池处理问题。在关于北京市生活垃圾的调查中,他发现,北京市集中回收的废旧电池一直沉睡在安定卫生填埋场。2012年他就废旧电池处理申请信息公开,从市政市容委的回复中得知,北京市的废旧电池仍然堆积着,并且从2007年的几百吨,变成一千多吨。近日,成都电池堆积的问题引起媒体关注,毛达等环保人士们又再次呼吁,希望北京市沉睡近10年的废旧电池能够尽早得到处理。

  北京市从1998年开始回收废旧电池,大乘巷家委会主任崔湘文记得当时小区还没有电池回收箱,小区居民都是把家里积攒的电池带到附近商场的回收点。2000年,首都精神文明办公室建议争创绿色社区的单位回收废电池,市内大中型社区的废旧电池回收箱逐渐完善,电池回收的热度上升。北京市环卫集团为此还专门成立了“北京市有用垃圾回收中心”,开设回收热线,设专人接听各类咨询服务电线公斤以上的废旧电池。

  集中回收的电池,通过北京市有用垃圾回收中心的废旧电池回收车,运到了丰台区的马家楼分拣转运站,积攒到十几吨后,又转运至大兴区的安定卫生填埋场的电池库暂存。

  这些堆积如山的废旧电池引起了环保人士的担忧。他们担心,这些混杂在一起的电池随时可能发生爆炸。“就像一座沉睡的火山一样”。而且这些未处理的电池可能会对环境造成污染。

  2003年,原国家环境保护局联合四部委出台《废电池污染防治技术政策》,提倡从源头减少有害物质使用,逐步淘汰汞、镉电池,同时指出:“目前,在缺乏有效回收的技术经济条件下,不鼓励集中收集已达到国家低汞或无汞要求的废一次电池。”大政策下,电池集中回收遇冷,但是有用垃圾回收中心的回收车并没有停下,电池源源不断地送往安定填埋场,如何处理却鲜有人问津。为此,记者进行了现场探访,并就此进行了调查。

  安定卫生填埋场,隶属于北京市环卫集团二清分公司,是目前北京市集中回收废旧电池的唯一去处。2002年,按照市政府《关于实行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和处理的通知》精神,市政市容委委托北京市二清环卫集团公司开展废旧电池收集工作,2006年二清环卫集团公司改制为北京环卫集团二清分公司,但仍然继续承担废旧电池收集工作。

  7月19日,记者来到位于大兴区安定镇安采路南侧的填埋场,进门左拐直走约200米,便看见一座约2层楼高、长约40米的电池库。电池库的大门经过加厚处理,铁锁把门。

  两扇门之间的缝隙很小,记者从门缝处观察电池山,通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堆积的电池山仍在。根据观察,电池山大约占据了电池库三分之二的空间。成堆的电池被几块木板随意地挡住,从门缝里可以看到木板已经朽坏,电池山顶部有些腐烂发黄。在积满尘土的地面上,还散落着三三两两的电池。靠近大门的位置,塑料桶、铁架、胶管等各种杂物凌乱地堆放在地上。

  填埋场的师傅告诉记者,填埋场的电池库只是暂存废旧电池,处理不归他们管。废旧电池运过来之后,一直堆积着,没人处理,现在大概有1000多吨。

  这些堆积如山的电池是怎么运来的?记者接着走访了丰台区的马家楼分拣转运站。马家楼分拣转运站的站长石桂祥告诉记者:按照要求,马家楼转运站负责上门免费回收居民家的废旧电池,回收后暂时储存在转运站内一个车厢中。一般积存到十几吨左右,转运站的运送车就会将车厢中的电池运送至安定填埋场。过去,每周送一次,今年,基本上一个月一次,一个季度有两三次。

  在转运站一座小楼的二层,记者看到站内储存废旧电池的车厢。现场的师傅介绍说,车厢约有1.7米高、6米长、3米宽,装满电池大约30吨,考虑到搬运的方便,一般储存十几吨就会拉走。通过车厢的手扶梯,记者看到车厢内的电池,都已经腐烂发黄,车厢中的电池还混杂着塑料袋等杂物。

  环保人士毛达在2007年对北京生活垃圾进行调查时发现,安定填埋场的废旧电池并没有分类管理。记者现场探访发现,这一问题仍然存在,电池山中可以清晰地看见白色塑料袋。毛达告诉记者,废旧电池储存有严格的标准,不同电池储存需要的温度、湿度不同,因此需要根据不同类别进行分类储存,也只有这样才能方便以后进行回收再利用。

  但是安定填埋场的情况却很令人担忧。由于填埋场是受政府委托暂时接收北京市的废旧电池,所以对废旧电池并不存在管理责任。电池从小区回收后,直接倾倒在电池库。学习环境出身的毛达深知其中的危害,“不同温度、湿度要求的电池集中放在一起,一旦其中某类电池发生腐烂、分解,就会污染整个电池堆。就算技术成熟,这样堆放的废旧电池也没有办法回收利用。另外,混合堆放的废旧电池,还容易造成爆炸。”

  北青:2003年政策出台后,生产的一次性干电池对环境有没有污染?需不需要回收?

  曹国庆:电池分好多种,比如5号电池,尺寸是一样的,也包括好多类型,光看尺寸还不行,还要看系列。像南孚、长虹、双鹿这些大企业生产的碱性电池,已经低汞化,没有人为添加汞,所含的只是生产材料中含有的杂质汞,电池的汞含量与土壤差不多,从环保的角度,回收没有意义。但是像儿童玩具里使用的镉电池、锂电池,外壳被损坏之后,电解液渗透会对环境造成危害,就需要回收,需要处理。

  曹国庆:已经收了的,要填埋处理。之前回收的电池都属于含汞、含镉的有毒废物,虽然2003年之后收集的是无汞、低汞电池,但是与之前的电池混合在一起后,就应该统一按照有毒废物的标准进行填埋处理。

  曹国庆:废旧电池集中回收后,由分散污染变成集中污染,属于危险品的范围,对危险品储存的场所、存放、运输、填埋,环保部都有规定,应该交给有资质的危险品处理单位来处理。

  曹国庆:主要是因为目前缺乏公益性机制,缺少经济支出,有关部门也缺乏足够的重视。

  曹国庆:如果在考评卫生城市时,将废旧电池的处理纳入考核指标,肯定所有城市的废旧电池都能得到有效处理。在城市矿山的开发中,如果将废旧电池纳入其中,那资金、人力、技术问题都能得到有效解决。这个问题是政策导向的问题。

  北京的废旧电池为何沉睡近十年得不到处理?安定填埋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并没有成熟的技术能够处理废旧电池,所以,电池只能暂存在填埋场,等到科技发展成熟之后,再将收集的电池进行集中处理。但上海高校电力腐蚀控制与应用电化学重点实验室的副主任张俊喜教授,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他说,通过将废旧电池中所含的锌、锰、铁进行化学处理,生成一种锰锌铁氧体,达到资源的回收利用。回收生成的锰锌铁氧体是一种软质材料,在电子信息中的应用非常高。

  2004年,市政市容委经过与市环保局协商,也曾将已收集到的300吨废旧电池,委托天津合佳奥绿思环保有限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但此后,再无动静。毛达则认为,除技术原因外,废旧电池一直得不到处理的更重要原因,是由于目前填埋场回收的电池多为一次性干电池,而不是具有回收效益的铅蓄电池,这种电池的回收处理反而会亏本,所以很多企业不愿意参与这项工作。

  那么处理废旧电池,政府财政能否给予一定补贴呢?张俊喜教授介绍说,他曾向上海市固废管理处了解过,上海市在2006年左右,曾委托上海市城建集团,采用水泥固化处理过一批电池。上海市政府按照每吨800元给予补贴。

  然而记者采访北京的相关政府部门,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而且废旧电池处理该由哪个部门管理,也没有明确的答案。据记者了解,市政市容委主要承担生活垃圾清扫、收集、贮存、运输和处置的监督管理责任,在电池回收环节会给予一定补贴。但是,废旧电池最终的处理,权责却并不明朗。采访中,市政市容委的相关负责人称,电池集中后的处理,应该由环保部门负责,但记者随后联系环保部门,给出的答复却是2003年后,环保部已将废电池从危险废弃物名录中删除,因此之前收集的废旧电池并不归环保部门管。

  对此,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的相关负责人表示,2003年政策的出台,导致两个部门在废旧电池处理的问题上,权责划分并不清晰,也因此造成废旧电池集中回收后,一直无法有效处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03年,原国家环境保护局(现环保部)牵头出台的《废电池污染防治技术政策》,也间接造成了废旧电池处理的尴尬局面。该政策提倡从源头减轻电池污染,要求企业生产低汞化、无汞化电池,不鼓励废旧电池集中回收。然而现实是,市场上出售的电池,并非完全是低汞、无汞电池,虽然国家不鼓励回收,但又没人叫停,电池源源不断地被回收集中在一起。一些无汞、低汞电池和有毒有害电池混放在一起,反而给处理增加了难度。

  在北京市市政市容管理委员会关于废旧电池回收处理有关工作的回复中,市政市容委曾提到:随着我市危险废弃物处理设施的建成并投入运行,我委正积极与市环保局协商将北京环卫集团存储的废旧电池外运至危险废物处理设施进行无害化处理。

  市政市容委出具回复的时间是2012年9月19日,记者致电市政市容委相关负责人,询问一年过去,为何废旧电池仍然没有得到有效处理。相关负责人回复说:目前我委没有处理设施,考虑到国家已经不鼓励集中废旧电池,如果专门为现在的1000吨废旧电池建一座处理设备,也不现实,建成后,设备将面临闲置浪费的风险,不符合经济利益。

  市政市容委固废处在与市环保局沟通后表示:“安定填埋场的废旧电池将来要送到北京市危险废弃物处理中心进行集中处理。”关于将来是多久,市政市容委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没有准确的时间进度表,但是会很快。”

  欧盟:生产者责任制度,电池生产者支付废电池的收集、处理和循环利用产生的净成本;

  • Copyright©2015-2019现金网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苏州街181号
  • 电话:010-67111238